北交所肩负何种使命 人大何青:培育中国的“隐形冠军”企业

2021-12-15 18:07 分类:和记怡情博娱 来源:admin

html模版北交所肩负何种使命 人大何青:培育中国的“隐形冠军”企业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青。

11月15日,北京证券交易所(简称“北交所”)“开门迎客”,首批81家企业上市交易。其中,10只新股集体高开,半小时两度触发临停,截至当日收盘涨幅均超过100%。

如何看待北交所企业首日表现?在实际运营中,北交所的企业成色能否支持市场热情?投资者在交易北交所上市标的时又有哪些机遇和挑战?新京报贝壳财经邀请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青从多角度进行解读。

何青表示,北交所虽然是我国境内第三家交易所,但制度是公司制,而上交所、深交所是事业单位,这就意味着北交所有更灵活的机制,会激励大胆创新和革命。要做好平台,吸引更多高质量企业来上市,进而突破关键性技术。

他相对关注的政策涉及信息披露、法制化、国际化等方面。“北交所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对造假的公司一定要严格处理。”何青在采访中两次强调这一点。他表示,企业如果在北交所能更加透明、获得更高估值,肯定更愿意到这里交易,同时会使得交易所的竞争格局发生“鲇鱼效应”,使市场配置资源的灵活度更高。

需要吸引更多高质量中小企业上市

新京报贝壳财经:北交所是我国境内第三家交易所,从9月2日宣布设立到今天短短74天,你有哪些所见、所思和所想?

何青:我国金融业都是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回顾沪深交易所建立,那时是为了解决企业融资问题;到2015年股改,再到2019年,我们推行注册制、创业板,体现了对创新驱动的要求。

我们在一些特殊领域需要突破,而突破需要资本市场发展。要看到我们的经济已从依赖外部转变为需要内生动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新的产业、新的技术、新的突破是最关键的。

北交所就是顺应我国战略、支持“专精特新”企业(而生),对于这个领域的企业,帮助它们发展突破性技术来支持我国经济转型。北交所虽然是第三家交易所,但制度是公司制,而上交所、深交所是事业单位,这就意味着北交所有更灵活的机制,会激励大胆创新和革命。要做好平台,吸引更多高质量企业来上市,进而突破关键性技术。

新京报贝壳财经:在短短74天内,北交所的各项规则逐渐向社会公布,并在今天具体落定实施。你关心的规则主要有哪些?

何青:我第一关注的是信息披露。我们全面推行注册制,实际是把要求提高了。注册制后,我们关注企业持续经营和未来成长潜力等,作为交易所,最重要的是及时和真实的披露信息,让好的企业在这个平台上更加透明。北交所还有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对造假的公司一定要严格处理。

第二是法制化。有时一个政策调整就会使企业发生变化,北交所在法制上是不是可以考虑政策的一致性、延续性,坏的政策要改,好的则要延续,使大家有一致的预期。

第三是国际化。先让中国最好的、最有成长性的中小企业来上市,一带一路这么多的经济体中,也有发展前途好的企业,如果都能来中国上市,我们不光能分享中国经济制度的红利,还能分享全球经济和一带一路成果的红利,进而也会促进北交所的交易规则透明化、一致化、法制化、国际化。

北交所适合培育“隐形冠军”企业,将进一步释放资本市场成长红利

新京报贝壳财经:北交所首批上市的81家企业成色如何?

何青:“专精特新”就是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和新颖。研发硬科技、技术有前沿性、所处市场是蓝海的“青少年期”企业,适合在北交所上市。企业要有工匠精神,同时需要大量的、长期的投入和研发。与资本市场目前发展出的美国模式、德国模式相比,更像后者。德国没有特别大的制造业企业,但有一大堆“隐形冠军”,就是小型的高端制造业,同时长期资本也更加依赖于这样的企业。

新京报贝壳财经:北交所首批上市企业中有71家是新三板精选层企业平移而来,我们对新三板的企业可能还有一种印象,比如估值低、规模小、抗风险能力较低,你怎么看待这个固有印象?

何青:过去新三板的流动性是比较低的,参与人也较少,风险分散功能较弱,因此抑制了中小型企业发展。北交所吸收了很多国际优势,让“专精特新”的企业能够上市,来扩大流动性、增加机构的参与度、提高风险分担能力等。

北交所还有一个使命,就是打通它跟新三板的上下连接。一方面,要能层层筛选出好的公司到北交所上市,发挥示范效应;另一方面,不达标或上市后情况转差的应该退下去。

北交所还应该形成“鲇鱼效应”。企业在这个平台如果能获得更高估值、更加透明、更能证明自身是一个好公司的情况下,肯定更愿意到这个地方来交易。同时会使得竞争格局发生一个很大的“鲇鱼效应”,使市场配置资源的灵活度更高。

我们不缺流动性,缺的是能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好企业。经济增长这么多年,大家已经享受到红利,但资本市场成长的红利还没完全释放出来。下一步要分享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增长的红利,让投资者通过不同方式参与资本市场投资,如此流动性也不会缺少。

新京报贝壳财经:红利正在来临,北交所的个人投资者和科创板一样是50万元开户门槛,相比新三板来说基本减半,你怎么看待门槛降低以及未来调整方向?

何青:比较理想化的是没有任何门槛,建议以后门槛越来越低较好,让大家能参与。同时也要看到,环亚娱乐,一定程度上中小型企业成长的不确定性是存在的,投资者最好还是依靠一些相对专业的机构来参与。因为这些中小企业普遍需要资金长期孕育,如果都是一些散户,高抛低吸或者频繁交易不利于这个企业的成长,而基金等投资的锁定期、投资期限就比较长。

需要壮大机构投资者,让它们追踪好公司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如何看81家企业首日股价表现?

何青:北交所宣布设立后,很多已在新三板精选层挂牌的股票已经提前涨了,所以正式上市会出现一定回调。N字头的(新股)没有充分交易,所以首日大幅上涨,这也是一个博弈过程,交易活跃、充分询价能反映出真实价值。不过一天涨幅不能反映价值,预计这些企业股价会回归到一个合适的区间。

新京报贝壳财经:现在北交所有400万投资者,这个数量可能还会进一步提升,在分享北交所红利过程中,还可能面临哪些挑战?

何青:现在我们看到美股、港股上涨,基本都是10%的头部企业占据了市场90%以上的市值,只是头部企业在涨。一般的投资者不具备选头部企业的能力,最好是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机构来做。因此需要壮大机构投资者,让它们追踪好公司。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对北交所的后续建设有什么建议?

何青:制度是很重要的,就是加强信息披露,让更多目标企业来上市,增加机构投资者的参与比例。还应设定近期、中期和远期的目标,近期交易量达到创业板的一定比例,中期实现“卡脖子”技术的突破,再长远一点,一定是吸引更多企业上市。同时北交所也是个优质资产,它本身也可以考虑上市。我们目前主流的交易所产品太少了,北交所是公司制机制,可以用金融衍生品来对冲中小企业风险,同时能满足不同风险偏好的人投资不同产品,只要能把产品的容忍程度提高,北交所会焕发更多活力。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胡萌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张彦君

相关的主题文章: